言情中文网 > 大医无疆 > 第1073章 躲不过去

第1073章 躲不过去

言情中文网 www.yqzww.us,最快更新大医无疆 !

    第1073章 躲不过去

    钱纯一拿起电话刚说了几句就放下。

    许纯良道:“那你赶紧去吧,别让他们久等。”

    钱纯一道:“不急,待会儿小妈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夏侯木兰回来的时候,钱纯一的小妈刚巧过来接她,钱纯一摆了摆手先行离去,夏侯木兰望着外面,看到钱纯一钻进了一辆奔驰GLE,看来小妮子家境不错,本来她很好奇钱纯一的小妈是什么样子,可惜对方由始至终都没有下车,所以也无缘得见真容。

    目光转向许纯良,发现许纯良迅速将钱纯一用过的杯子收纳到纸袋中,趴在钱纯一刚才坐过的地方居然被他找到了一根头发。

    夏侯木兰目瞪口呆,这厮的行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许纯良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将找到的头发小心收了起来,低声道:“有没有觉得我跟她长得有那么点像?”

    夏侯木兰摇了摇头,真没觉得他们两人哪里像,一个姓许一个姓钱,一个黑一個白,一个壮硕一个柔弱,可许纯良既然这么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夏侯木兰稍一琢磨,顿时明白了什么,强忍着笑道:“你们该不会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……”她的俏脸都憋红了。

    许纯良道:“你别瞎猜,我也就是有那么点怀疑。”

    许家安道:“去你车里谈吧,不会耽搁你太久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李传宗点了点头,看了看左右,他有些犹豫,说实话他现在已经不想再和梁家有太多瓜葛,父亲让他过来道歉,下周他就会离开沪海去海外一段时间,父亲不想事情闹大,不想影响到德银的声誉,因为自己的鲁莽,红风俱乐部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,父亲也花费了一千万换取了梁立南的谅解,他现在有些后悔了,不想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司机离去之后,许家安道:“李先生,我们家立欣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许家安同样惶恐,她所担心的是女儿和李传宗的关系,表面上两人重归于好,可她却清楚一切都是暂时的,李传宗不可能娶她女儿进门,女儿已经死过一次,她可不想同样的悲剧再发生一次。

    两人上车之后,许家安看了一眼前面坐着的司机,李传宗摆了摆手,让司机下车。

    李传宗考虑了一下还是同意了许家安的建议。

    夏侯木兰幽然叹了口气道:“看来爱上你们许家的男人还真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夏侯木兰道:“具体点,我帮你保密。”这件事还真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,毕竟关乎到自己未来小姑子。

    许纯良道:“她妈妈和我爸关系不错,刚好我俩的名字中间又都带一个纯字,所以……你明白。”

    李传宗愣了一下,他本以为许家安要指责自己,没想到她居然这样说,他叹了口气道:“阿姨,这件事怪我没跟立欣说清楚,让她误会了我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顶着父亲压力过来道歉的李传宗也是强忍着性子,好不容易才敷衍了梁立欣,离开的时候却又被许家安给拦祝

    夏侯木兰连连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也就是说许纯良的多情是有传承的,这样解释就比较通顺了。

    夏侯木兰俏脸蒙上娇羞的红晕,柔声道:“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”

    许家安建议丈夫去和李传宗好好谈一谈,可梁树德认为没有商谈的必要,许家安决定亲自去找李传宗。

    许家安道:“你其实没必要过来道歉的,立欣是个傻丫头,你如果给她希望,她以后还会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躲是躲不过去的,就像梁家的这场灾难,虽然风波过去,可一家之主梁树德却仍然处于焦虑和惶恐之中,赵如兰给他的那些照片让他意识到,李家随时都能将他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李传宗挤出一个笑容道:“阿姨好。”

    许家安的声音有些嘶哑:“李先生,我想和伱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许纯良点了点头道:“所以要做足防护措施,我的能力你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许纯良道:“也可能是我过敏了,千万别往外说,无论真假,毕竟家丑不可外扬。”

    在梁树德看来,那一千万就是李家埋下的一颗定时炸弹,他不相信李家会甘心情愿地拿出一千万,假如李家因为这件事而记恨上了他,恐怕早晚还会跟他算账。

    李传宗心说她以后再做傻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你以为我想来道歉,是我爸逼我过来的,李传宗道:“我以后不会再打扰她。”

    许家安道:“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她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李传宗道:“阿姨,我和立欣的确处过朋友,可现在这个时代处朋友不一定要结婚。”      许家安点了点头道:“也是,你们这代人和我们过去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李传宗观察许家安的情绪非常平静,他琢磨着如何尽快结束这场无聊的谈话。

    许家安又道:“你是用什么方法让立南同意谅解你的?”

    李传宗心中一惊,梁立南同意谅解的条件之一就是要瞒着他的家人,可没想到这件事还是被他家里人知道了,转念一想,梁立南也只不过是说说罢了,梁家没那么高尚,如果他们真有骨气就不会接受父亲的那笔钱。

    李传宗道:“我赔偿了他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许家安长叹了一口气道:“一千万,果真是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李传宗心说你恐怕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,他低声道:“这件事无论谁对谁错,我都不希望扩大化,阿姨,如果您还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,只要我能够满足的都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许家安道:“我儿子被打成那个样子,我女儿的清白,你一千万就全部解决了,以后你继续当你的富家少爷,继续逍遥自在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李传宗道:“阿姨,我也有付出,你丈夫和儿子都在调解书上签字的。”

    许家安望着李传宗道:“你有没有问过我?”

    李传宗苦笑道:“这句话你应该去问你的家人而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许家安道:“你用一千万解决了所有的麻烦,我儿子因为骨折躺在医院里不知何时才能康复,我女儿死里逃生,还对你抱着一片痴情,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从你带给她的伤害中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传宗道:“梁立南最多三个月就康复了,总不能因为梁立欣跟我处了几天朋友就让我娶她吧?如果是这样,我应该娶的女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许家安嗬嗬笑了起来,李传宗被她笑得心底发毛,指了指车门道:“我想我们的谈话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许家安道:“你以为李家财雄势大就仗势欺人?你以为甩给我们一千万就能当作一切都没发生?不可能的,我男人没用,我儿子没用,但是我们家不是任凭你们羞辱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李传宗面对着有些疯狂的许家安感到害怕,他大声道:“够了,出去,你出去1

    许家安忽然不顾一切地向李传宗扑去,李传宗下意识地去推开她,可许家安仍然死命去抓他挠他,李传宗真是怕了这个疯婆子,他一边后退,一边打开身后的车门,冲着外面大喊:“快来人啊1

    推搡的时候,手中摸到黏糊糊的东西,李传宗抬起自己的手一看,掌心中满是鲜血,他吓得魂飞魄散,以为自己被许家安刺中,哀嚎道:“我流血了,我流血了1

    许家安死死抓住他的手,宛如一条倔强的藤蔓,李传宗带着许家安摔倒在了车门外,司机过来试图分开他们,保安也闻声赶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将两人分开,李传宗吓得瘫软在地上,染血的双手哆哆嗦嗦在自己的胸膛腹部摸索,他没有感觉到疼痛,应该没有受伤,可鲜血是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许家安躺在地上,她的腹部插着一把军刀,鲜血淋漓的手指向李传宗,用尽全力高呼道:“他想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传宗喜欢收集军刀,这把军刀是梁立欣准备送给他的生日礼物,上面还刻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起流血事件发生在医院,许家安第一时间被送去抢救。

    警方赶到之后带走了嫌疑人李传宗,李传宗被许家安吓破了胆子,反复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,我没杀她,我没杀她……

    许家文本来都已经准备离开沪海了,可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姐姐的精神状态还算稳定,她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做出如此极端的行为。

    许纯良闻讯赶到医院的时候,许家安已经做完了手术,复苏之后将她送入病房。

    梁树德愁眉苦脸地望着妻子,本以为一切好不容易告一段落,想不到她又节外生枝,反正他是不相信李传宗会对妻子行凶的,根本找不到动机。

    梁树德望着刚刚苏醒的妻子叹了口气道:“家安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许家安双目直勾勾望着天花板:“等我出院咱们离婚吧。”

    梁树德苦笑道:“家安,你好好休息,看来麻醉的效力还没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清醒,可以说是咱们家最清醒的一个,梁树德,你干了什么,你自己清楚,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,我给你留点脸面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