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网 > 深空彼岸 > 终篇 第36章 梦想起飞的地方

终篇 第36章 梦想起飞的地方

言情中文网 www.yqzww.us,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!

    熠辉看着她,道:“你别急,连着6破的生灵,上哪里去找?不亏啊,也许是良配。”

    王煊一挥手,将茗璇的残碎精神之光逐出迷雾外,自此全面消散。

    然后,他开始专心看着熠辉“上路”,果然在他“动身”时,有一股异常的波动瞬间出现,那是对方的6破祖师留下的禁制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纵然6破老祖留下后手,也无法追溯进迷雾中,没法在王喧身上打上标记。

    王煊自语:“这个级数的生灵果然强大的不可思议,即便相隔无尽远的距离,通过留下的‘禁制"定位,也能进行模糊的遥感,就如同我全领域6破齐开时,进行的特殊神游,可采集其他宇宙散发的些许道韵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无尽遥远的深空尽头,一个无比璀璨的超级神话大世界中,一位鹤发童颜的6破老者,同样在皱眉自语:“先后两次了,我留下的禁制被激活,每次我都能模糊地遥感到那里,却没有见到那个人,古怪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对面,一个晶莹的水潭中蒸腾混沌气,当中有一株6破的寂灭圣莲散发着15色奇光,绚烂而又神圣。其中有两朵花流动出异常的神霞,生机格外浓郁,分别映现出茗璇和熠辉的身影。

    6破级的祖师将远方的“禁制”破碎时,他所遥感到的两人的状态与情绪等,全部传递进两朵花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复苏的两人都经历了绝望、无助等各种复杂的情绪,那是他们临死前所散发的最强波动,刻骨铭心,难以磨灭。

    茗璇的情绪纯粹一些。

    熠辉最后的情绪则相当的复杂,他落泪了,大吼大叫,而后又笑了,疯疯癫癫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,外出有风险,跟着至高生灵远征,跨越诸世历练需谨慎,6破大师兄都疯了,这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人间惨剧?新复苏的元神都要再次裂开了。”

    起源海残迹中,大雾涌动,小船悠悠远去,载道纸凝聚经文真义,愿景之花相伴在侧,消失在远方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真养生主6破领域。”迷雾最深处,王喧坐在小船上面,手持道韵流动的茶杯,浅饮少许,这里朦胧,安谧,自然。

    他觉得,这还真是养生的大环境,喝一口清茶,漫天的经文飘落,投入他的眼帘没入被净化的空明心田。他整个人前所未有的宁静,感悟天地妙理,徜徉在诸圣留下的痕迹中,体悟归真,觉醒唯一的妙境。

    他一路向着地狱而去,小船在迷雾中看着慢,但其实以不可思议地速度,横渡旧中心,已经临近目的地了。

    王喧和熠辉还有茗璇接触,得悉很多秘密,收获确实很大,比如迷雾中的奇景与器具等,都已经了然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投向远方,看向永寂深处。

    彼岸或许会出现纷争,有至高生灵对峙,也许正在发生,也许在数百年后爆发,是长见识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,王喧克制住了,目前不能去浪,他降临在地狱残迹了,如今悟道与提升修为最重要。

    远方广阔很璀璨的大舞台,或许很热闹,但还不是他登场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要在腐朽之地依旧能有效地提升道行,那么没有必要换地方去冒险。

    地狱的残迹,当真是广袤无边,空旷且荒凉,仅留下一些残碎的城池痕迹,这都不知道属于什么纪元的巨城遗址了。

    当王宣赶到这里后,载道纸沉浮,顿时具现出漫天飞舞经文,真的实在是太多了,诵经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主要是地狱一纪又一纪的积累,死了太多的生灵,无数的徘徊者、游荡者都属于各教的精英弟子等。

    不过,王煊却在皱眉经文密密麻麻,每一片都在熠熠生辉,无比灿烂,但是高深的经义没那么多,很多其实都是残篇。

    他了然,地狱虽然可怕,但也是相对的,主要是历代以来,中低境界的精锐死在这里过多,都成为了城主等。

    他们才掌握有完整的至高真经,而弟子门徒掌握的都是相对应于他们境界的篇章。

    所以,旧中心最有有价值的地方,肯定是至高生灵的道场。王煊已经去过了,交果绝佳,其中以36重天为最,毕竟,最强大佬都主要集中在那里。

    地狱也有腐烂的圣者,更是曾有真圣殒落在这里,但总体数量与层面,和无、有、道、空栖居的地方比起来,还是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所以这里看似繁花似锦,经文如恒河沙数,但是,就这么一回事太多的经义归真与提炼道韵后,王喧发现,都在世外之地和36重天见过了。

    “有得有失,见惯璀璨,如今重回朴素,顿时就感觉收获不大了,人性啊。其实,若是细思的话,这里也同样了不得。”王喧反省,他没有失望,调整心境,很快恢复空明,再次认真悟道。

    迷雾中,小船载着他周游地狱,他越发沉静,投入在全新的悟道领域中。

    满眼繁华,无尽篇章,化成道韵,随着一杯清茶缓缓流入他的心田,他用心去领悟,见识了无尽经法,平凡的,至高的,信手拈来,不断融合与归一,研究自己的道。

    王喧这次回归旧中心,对他来说,意义深远而又重大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身在迷雾中,出没各地,一直在顿悟,参阅数之不尽的道韵经义,观诸圣留在历史虚空中的脚步,他融会贯通,如今再出手时,根本不局限某一部真经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悟道,让他捋顺了自己的路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今即便没有至高生灵指点,无6破者在身边,他也不会再走弯路,参悟一整个纪元超凡中央大世界诸圣留下的不朽的经篇真韵,他等于在间接与古贤对话。

    “厌倦了打打杀杀、养生,翻阅神灵、巨兽、诸圣留下的典籍,这才是平静生活中的真义。”王喧周游地狱,三年后,饮下小半杯清茶,顿悟的奇景在流转,他的道行持续提升。

    尤其是,当迷雾中的小船来到地狱最深处的残迹后,载道纸具现出一部了不得经文真韵,照亮整片时空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残缺,具现的经文不完整,但精华保留住了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平衡大道!”王煊动容,他知道,地狱中有平衡大道规则,连诸圣来了都受限,不敢随意破坏规矩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这是一部6破真经,在无数经卷中,它实在太耀眼了,根本不是寻常典籍所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便是有真圣经卷横空而过,在它面前也暗淡了。

    陷入在真养生主领域中的王灯,修身养性,沉浸当中,喝一口茶,放空心灵,吸纳真经不朽的神韵,见证它在超凡史中的轨迹与照耀出的璀璨火光。

    “了不起,连载道纸都具现出来道韵后,都没有怎么删减。”

    超凡精髓,一纪元的积淀,王煊在地狱共驻足4年,感悟无数妙理,眼中无数的星河在流转。

    终于,漫天的经卷都坠落了,化成腐朽的灰烬,而后更是彻底消散,归于虚寂中。

    王喧离异人6重天不是很远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急着离开,踏出迷雾,真身站在残迹中,自语道:“地狱,曾经是我梦想起飞的地方,会尽天下同辈高手。”

    当年一战,他不只是震撼了外界,更是打出了自身的豪情与自信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人。”诸圣道场的最强门徒他全都见识过了,相当一部分5破者都被他击毙在这里。

    当然,他最耀眼的战绩,自然是清空了地狱的真仙领域,几乎所有巨城之主,被他给送走了,卖进黄昏奇景中。

    “若有后来者,或许会感念我之恩义吧?”他笑得灿烂,下一纪元,真仙进入地狱试炼,不会再那么危险了,各地严重缺少5破城主。

    随后,王煊取出四根漆黑的金属柱子,以及一金一赤两面小旗六件神秘奇物都交织着密密麻麻的符号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们不逃了?应该是斩断和地狱的因果联系了吧,彻底属于我。”王煊自语,而后反复祭炼。

    这是当年他凿穿地狱后,缴获的传承之物,专属于地狱,历代以来根本就没人能带走。结果被他以6破迷雾卷去,但是,在现世星海时,只要放出来,它们还是想向地狱飞。

    现在地狱的六件传承圣物彻底和过去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“下一纪,去黄昏奇景中看一看被交易出去的老朋友,顺便将异人领域还有真圣区域转个遍,见证所有秘密。”王喧坐在小船上远去。

    他又去了很多地方,而后进入超凡光海所对应的地带,这里无边无垠,辐射的通道,其实已经蔓延到了其他宇宙。

    王煊在超凡光海驾船游了12年,其实,这依旧远没有抵临到边界区域,光海的潮汐起伏范围其实是极其复杂的,跨过了宇宙时空的限制。

    当王喧喝下第三杯清茶的最后余韵后,静坐很久,他全身爆发御道之光,横扫天上地下。

    整片超凡光海残迹仿佛重新复苏了,那无量的圣海似乎回归,波涛汹涌,神话之光蔓延到了天上地下,无尽深空各地。

    王煊正式冲进异人6重天领域,变得更为强大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愿景之花蜕变,拔高,生长,化成一株巨树,和王喧常驻人世间时具现的万法树融合,归一,而后扎根在迷雾中,伴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同时,王喧起身,双膝以下从晶莹的湖泊拔了出来,双足站在小船上,全身都离开了水泽。

    他刚要去拔岸边的15色奇竹,当作船桨,但是,忽然间心念一动,身边的愿景之树,万法之光盛放,摇动下漫天的光雨,小船顿时以超越时光之箭的速度离开超凡光海残迹。

    距离1号超凡源头被永寂大伞覆盖已经有84年,而王喧回到旧中心已经有50年,他如今1599岁了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时光里,王煊不断远行,出没旧超凡中心各地,他确定,该汲取的不朽的道韵差不多都承载于枯黄纸张上了。

    因为,再次周游各地遗迹时,对他修行没多少帮助了。

    他静下来心来,近百年的时间里,都在长年闭关,摸索自己的前路,相对于早先的顿悟,确实慢多了。

    他回归常态,再想提升,那只能按部就班了,异人前期每提升一重天,都需要最少千载以上的时光,多则数千载,慢者则需跨纪元。

    王煊去看了苏通和凌暄,他们的生命果然要走到终点了,白发苍苍,双目浑浊,暗淡无神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旧中心彻底落幕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慢啊,1号超凡源头这次逃出去的距离有些恐怖。”他自语,他如果不是以迷雾中的小船走最高等精神世界,那么估计现在也回不来呢!

    苏通和凌暄在同一日,几乎同时闭上眼睛,两人的手紧紧地抓在一起,这预示了超凡旧中心一代人彻底落幕了。

    王喧听到他们后人的哭声后,才在迷雾中临近,暗中喂了两人紫色的仙果,来自茗璇的储物手链。

    而后,他远去了,让两人静一静,体悟着时光的无情,死一次了,复苏后是否这想再续仙道之路?

    如果他们这次依旧放弃,那么他不会再现,旧友缘分已尽。

    王煊眺望深空,那是永寂深处彼岸的方向,他想到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熠辉、茗璇他们那里的至高生灵盯上了真实之地的碎片,想要重塑不朽的神话净土,是否还有一批人也想这么做?

    王煊想到了无、有、道、空等无上强者,将23纪前那莫名复苏的旧神话中心,推进了永寂之地深处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真实的目的也是彼岸?!”他有些坐不住了,在诸世死寂时,有一个地方或许无比热闹与璀璨,还可能伴着至高级大战。